虚无缥缈

冷逆体质,非酋体质,无可救药

我(男无剑)×归一(我流ooc)

短篇
重度ooc预警,私设无剑归一已交往,一句话的分水峨嵋刺×虎头金刀,嗯,就是这样~
新人第一次发文,小学生文笔,真的非常ooc,格式还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大佬们见谅,有什么建议的话请在评论里提出。
如果不介意的话就请向下,一二三走起↓
┈┈┈┈┈┈┈分割线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
        这一年是在桃花岛里度过的,从小在草原上长大的小老虎毕竟还是不适应南方潮湿的生活,新鲜感过去了以后,剩下的就只有无尽的别扭与不适。
        忙着修复因魍魉入侵而破烂不堪的老巢,分身乏术的妙手白扇不得不委托我帮忙,到桃花岛照顾被分水拐来的小老虎。
        “无剑前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?”我转身,笑眯眯的看着跑的满头大汗的小老虎。
        “无剑前辈,归一前辈来了!!!”小老虎瞪着一双亮晶晶的猫眼,一脸崇拜的说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就是那个嗯,什么门派的掌门来着,嗯……”小家伙苦着脸揉了揉耳朵,突然像想到了什么,兴冲冲地在空中划了个圆”中原最厉害的那个额,那个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全真”我接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对,对”小老虎点了点头“全真派的掌门,他来桃花岛找您了!”
        我忍不住摸了摸小老虎的耳朵“那他现在在哪里等我呢?”
        小老虎乖巧任我揉了两把,回答道“在南边的林子里,他在亭子那里等您!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了”笑着目送小老虎一蹦一跳地离开,我强耐着性子将全身洗了个通透,换了一身白衣,慢悠悠地进到平日里鲜少有人来的南林。
        远远地便看到那个金发的男人以一种无比乖巧的坐姿坐在哪里,仰头看着盛开的桃花。
        “噗”我忍不住笑出了声,便看见归一向我看了过来,他就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,呆乎乎的望着我。
        我走到他身边时,归一似乎还未回过神,我将随手摘的花瓣顺着他的头顶洒下,桃花粉嫩的的颜色与他的肤色交相辉映,我不禁轻声赞道“所谓人面桃花相映红,讲的就是如此吧!”
       话音刚落,便看到归一耳尖漫上一片红晕,性格内敛的全真派掌门及使是害羞依旧不显声色。
       他的身体略微有些僵硬,站起来对我行了个礼,轻咳一声,又说出了每次见面时必说的台词“当年全真之变,我……”
       还未等他说完,我便用花瓣堵住了他的嘴唇“多少年前的事情了,又何必再提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更何况”我直视着归一湛蓝的双眸“更何况,你我之间,又有什么可言谢呢?”
        归一怔怔的看着我,平日里不带丝毫人间气息的眸子仿佛压抑着什么,他张了张嘴,可最后还是没能说出口。
        我收敛了笑意,用比平时更为温和的声音喊起了他的名字“归一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归一……”我伸手挽起了他的一束发丝,轻吻了上去“我听说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归一瞪大了眼睛看着我,白皙的脸庞上浮现一丝羞涩,即将脱出口的话语被我堵了回去。
        刚张开嘴,我便缠上了他的舌头,归一的身体微微僵硬,似乎想挣扎,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。
        “归一……”唇分之时,我和归一的气息都有些不稳,我抚摸着他的金发,还是一如既往的柔顺,凝视着归一的脸庞,我缓缓道“听我说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已经知道了,你辞退了全真掌门的位子……”归一低下了头。
        “本应如此!”归一轻声叹道“我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不欠我的!”我吻了吻他的眼睛,再一次打断了他的话“不过也该辞退了!”
        归一似乎有些不解,他不明白我的意思。
       没有回应他的困惑,我拉他的手,指向桃林。
        “归一,美吗?”我笑着问道。
        归一顺着我的视线望去,此时三月桃花正为烂漫,满目的花瓣与绿叶交相辉映,端是人间奇景,美的惊心动魄。
        即使是曾经的全真掌门归一,也不由的感到惊艳,他顺着我的话答道“很美!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也这么觉得”我顿了顿,继续说道“所以,我想在剑冢边上种上十里桃林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一个人的话会很难,”我凝神看着归一,他也似乎明白了我要说什么,金发下隐隐可见通红的耳根。
          我将手心里的桃树种子捧在心前,慢悠悠的说道,“前全真掌门大人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”您愿与我一同吗?”
End

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分割线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
我是谁我在哪?
好吧,我感觉文里好像根本没说清,就是将了一个等了归一很多年的无剑和一个来找无剑的离职归一→_→(真的有人能看懂吗?)
我知道我写的很烂,能看完的各位都是好人,谢谢大家,鞠躬.Jpg
ps:玩梦间集了这么久,一点干货都没出过,为了纪念我抽到了归一,所以写了这篇文,((/ω\)害羞)

评论(4)

热度(16)